可爱可恨都包揽

【米英】【店长米×顾客英】The sweet just for you.

  【米英】【店长米×顾客英】The sweet just for you.

  

     >>甜品店店长米 ×“才不是”常客英

     >>傻白甜少女长长长长

     >>关于两个笨蛋双向暗恋已久如何表达心意的故事

    阿尔弗雷德系好包装盒上的蝴蝶结,再次确认了订单之后递给柜台前的小姑娘:“这是您前几日的订单,再次谢谢光临!”小姑娘有些羞涩地接过精致的小盒子,轻声道了谢,准备转身离开时却听到背后的店长突然叫住她:“对了,要是表白成功也要算我一份功哟。”

  她有些惊喜地回头,年轻的店长手里捏着粉红色的订单:“我在你的盒子里放了一罐签语饼,如果可以的话,我相信‘某琼斯姓先生’一定会明白你的心意的。”他顿了顿“总之,加油啊。”小姑娘抱着盒子的手顿时沉甸甸的,掌心渗出了密密的汗液,她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努力扬起像店长那样的招牌笑容:“多…多谢了…我会,加油的。”然后眼睛发酸快速地跑出了这家店。

  阿尔弗雷德隔着玻璃门看着自己的客人跑远,无奈地划掉今天的日程册上的一条订单内容,将那张粉红的写满少女心思的便签条细心地折好放一摞厚厚的书下面。

  今天的任务还有一个Triffe,那是一个英国人的定单,阿尔弗雷德把玻璃门上的小木牌转向“暂停营业”,然后转身进了操作间的小房子里。

  这里的柜台上摆着各色的脱脂或是全脂的奶油,发酵或是低筋的面粉,各种果酱还有操作器,粉刷着嫩粉色的墙壁;到处都充满了甜腻腻的气息。

  

  事实上年轻的琼斯先生很享受每天和甜味打交道的生活,原本也只是大学毕业后没事可做打发消遣下时间,便顺手接下了老琼斯夫夫的甜品店;而当年轻的琼斯先生接手打点店面以来,对面隔一条街的高中就有姑娘闻得,那家甜品店由一位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女朋友的帅小伙儿打点啦——自然就不断地有小姑娘放学后来这里坐一坐,找店长唠嗑唠嗑;隔壁的便利店老板娘也常常那这事儿来调侃年轻的甜品店店长:“琼斯啊你可真是比你爸爸还要受小姑娘欢迎啊。”年轻的店长只好挠挠头:“谁知道呢…”

  当然这里的顾客不止有小姑娘,但给阿尔弗雷德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叫“亚瑟·柯克兰”的英国人。就像在阿尔弗雷德印象中的所有英国人一样,亚瑟也是十分的闷骚,古板到可爱——他会隔几天总在同一时间买刚烤好的司康饼;说来也奇怪,司康饼这种东西也只是亚瑟会来买,还一次买一袋,店主先生总会算好时间然后在亚瑟来买的时候给他送上正好烤的最热乎的。阿尔弗雷德注意到亚瑟在结账时会往一旁吸引小朋友的可爱动物造型的黄油饼干那里投去一段长长的目光,于是在以后亚瑟每次的司康饼中总有一小罐可爱的黄油饼干。即使两人说话并不多,仅限于客套的礼节。

  原本这家甜品店是不售卖英式甜品的,司康饼也可以说是为亚瑟特别制作的,前几天那个英国人又过来,买过司康饼之后问:“请问有Triffe 可以定制吗?”亚瑟很会掩饰自己的感情,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期待,但在阿尔弗雷德说可以的时候,亚瑟的绿眼睛还是十分惊喜和满意地眯了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我在好几家去问都没有得卖了,谢谢你了琼斯先生。”阿尔弗雷德不禁看呆了:“嘿嘿不不不用谢,你想要什么就来我这儿说呀,都有的。”接着亚瑟就订了一份Triffe走了。——金发的小伙子目送亚瑟远去,然后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天知道他根本不会做这个…只是,只是不忍心拒绝亚瑟嘛…

  不过英雄就要尝试新事物不是吗?阿尔弗雷德此时对着操作台上的Triffe成品满意地想,他小心地用小盒子包装好,走出操作间再看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有十多分钟亚瑟就要来了吧。

  他脱掉围裙,衣服上带着令人心情愉悦的奶油和果酱的味道,平光镜上还沾着尘屑,阿尔弗雷德似乎难得的强迫症反复擦了好几遍才戴上,将门口的小牌子取下。然后他半倚在柜台上对着装着英国人订购的甜点的小盒子手指下敲着不知名的音乐。

  就像在等着情人来赴约的情窦初开地小伙子。

  忽然想到这里的店主先生有不自觉地点儿小紧张,手下无节奏的打击乐也渐渐地止住,——十九岁的小伙子忽然想到了自己和亚瑟的未来,有抑或无?只有谁要迈出最坚定的一步,那么才可能是前者他所期盼的。

  就在不经意间亚瑟忽然推开门进来“下午好。“他操着标准的伦敦腔,向店主打招呼。

  “哦天呐…”阿尔弗雷德的内心小思绪被打断,但他并不介意甚至有点儿局促,眨眨蓝眼睛像极了终于等到恋人的小伙子那样紧张“下午好啊,亚瑟。”

  而让店主先生如此紧张的作俑者却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像往常一样礼貌地问:“请问上周我定制的Triffe做好了吗?”

  “知道你下午回来取,所以Hero我特地刚刚做好了哟——还算准时吧?”阿尔弗雷德把柜台上的小盒子向前退了一点儿,语气带着小孩子气的自豪。

  “那真是谢谢了,劳烦你这么费心。”亚瑟笑着点点头,掏出几张钞票的店主先生“能在美国吃到英式甜点真是有点儿不容易呢,再次谢谢了。”

  阿尔弗雷德接过那几张钞票,指尖敏感的神经有一瞬间缩紧了起来,他感受到亚瑟指尖冰凉的触感,现在已经入冬很深了,他将盒子递给亚瑟,然后说:“但愿会给你带来一些更好的享受哦——说起来亚瑟你是从英国来的吧?”

  “真是谢谢先生您了,是啊我是从英国来这里工作,有什么问题吗?”亚瑟裹紧了围巾,答道。

  “啊没什么,在美国还适应吗?”阿尔弗雷德问。

  “其他的都还好呀,除了入冬了确实要比英国冷很多…比如这几天的天气,就让人很烦恼。“亚瑟笑着说,却感觉有点儿烦恼。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我店里坐坐吹吹暖风啊…总之随时欢迎!”阿尔弗雷德宽慰似的笑笑。

  这样的笑容直戳到亚瑟心里去了,那么包装盒里的店主先生亲手制作的甜品是不是也像它的主人一样富有温暖的阳光气息呢?恍惚了半秒,亚瑟笑着致谢,并没有急于接过包装盒,而是问:“唔…那请问有没有枫糖浆卖呢?——最好是加拿大那种纯纯的,嗯帮朋友买的——那家伙为了追他加拿大的小男友也是费尽心思了。”

  枫糖浆…这个阿尔弗雷德不敢再像上次那样尝试了(事实上他现在连亚瑟对于他用网上搜来的资料做成的Triffe是否满意还不知道呢)“枫糖浆我是不敢尝试了,不过呢我有个亲戚目前在加拿大定居,可以叫他寄过来几瓶——你那位朋友是否赶时间呢?”

  亚瑟摇摇头:“不敢时间。——那这个大概要多少钱?”

  今天的阿尔弗雷德心情愉悦极了,随意摆摆手:“不不不用了,就算亚瑟你这次让我会做Triffe这个甜品继而以后给店里带来收益的——奖励啦。”

  “那真是太感谢了——不过真的没关系吗?”亚瑟的眉毛(?)放松了下来但还是问了一句。

  “包在Hero我身上啦!“阿尔弗雷德信誓旦旦地保证,鉴定程度不亚于给亚瑟戴上戒指。

  亚瑟得承认面前的店长真的能给人带来安心感,就冲着那双十分好看的蓝眼睛就没有让人不去信任去…信赖的理由。而当它的主人微微笑起来时,似乎周围的一切景物都化为漩涡将他紧紧地吸入深海。——之后他就十分放心地填了订单,道了谢之后就告别了。

  待亚瑟走后,阿尔弗雷德过了好久才发现店里刚才根本没有开暖气,他懊恼地捶了捶头,原来亚瑟的手凉是自己的原因啊…可是今天依然是值得纪念的一天,他对亚瑟至少有一点儿了解了吧?知道他真的是英国人,他有点儿厌恶寒冷,他在美国工作,他适应能力应该很强,他钟爱英式甜点,他…阿尔弗雷德一时说不上来,但他依然十分满足,似乎自己隐隐的迈出了简单的一小步?他在心底笑笑,在日历上用红笔圈出了这一天的数字,并在旁边画了个一小罐枫糖浆,仔细想想又写了个“Art”。

  

  这个极具纪念性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回到家阿尔弗雷德给自家兄长打了通电话,“Hey 马蒂!又在忙吗?”

  远在加拿大的马修在看到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还显示着“Alf“的名字,事实上内心有一刻是拒绝的,但还是顺从地点了通话键,”还好,阿尔弗都这么晚了有事吗?“

  听到自家兄长软软糯糯的声音,阿尔弗雷德的心一下就放松了,直奔主题,“有,而且是很重要的事儿。”

  “…你说吧,我听着。”

  “就是想问你那里还有枫糖浆吗?最好是那种最最纯正的!”

  “这个当然有了,我这儿好多呢…不过怎么忽然要枫糖浆,店里的需要吗?”

  “Good job!!请明天立即给我邮几瓶!!”阿尔弗雷德整晚都期待着那个肯定的回答,终于从自家嘴里兄长听到肯定的单词时,他兴奋地一捶枕头,哦,他已经能想到亚瑟拿到枫糖浆罐子时激动的可爱神情了。“不过不是店里的需要,是…是给一个朋友…”

  “咦是哪个姑娘吗?”马修推了推眼镜,想象到自家弟弟在电话那一头兴奋地捶枕头的神情,不禁调侃道“那姑娘福分真是大啊,能遇上我弟弟这个大英雄。”

  阿尔弗雷德却被说红了耳根,摆摆手似乎远在异国的兄长能看到似的,慌张地反驳:“没没没有啦…店里的一个顾客而已…顾客…”

  这样的心事对于自家弟弟也不能多问,马修表示理解:“好了那我明天就给你邮过去一瓶啊。”

  被说上心事的小伙子松了口气,两人又寒暄了一会儿才道了晚安。

  

  接下来等包裹的那几天理所应当很难熬,天气越来越冷了亚瑟也没有再来店里,阿尔弗雷德有点儿消沉这几天。所以过了十几天飞奔着下楼去取包裹的时候,那种兴奋激动并不是那个送快递小哥一脸“撞了鬼了没见过收快递这么兴奋的”的表情所能体会的。

  就是防压海绵垫里几小瓶金黄粘稠的枫糖浆,还附了马修的一封信和几张照片;所以说就是自家兄长也有恋人了,在附着的照片里面有个金发男人的背影,后面写着法文名字。

  阿尔弗雷德心里的一颗小种子莫名地胀裂了。

  

  亚瑟来取枫糖浆那天是个温度有些高的大晴天,送走了两名客人之后,玻璃门又被人推了开,正在柜台旁擦眼镜的店主先生被店里温暖甜腻的空气里突然夹杂进来的冬天肃杀气息提醒着抬起了头,”欢迎光临…哎亚瑟你来了?“后面不应是问号而更应该是奇妙的叹号。

  “下午好呀琼斯先生。”亚瑟今天没有裹围巾,只是穿了一件长长的风衣,像往常一样点头致意,随后又问道“请问那瓶枫糖浆…现在可以取了吗?”

  像是在邀功一般,阿尔弗雷德取出拿一瓶包装得很是精致漂亮的枫糖浆,随即又拿出一个小盒子,上面印着可爱的卡通饼干造型,“正是时候哟。”

  亚瑟满意地弯起了眉眼——似乎他每次都能从这店长那里得到满满的满足,还有…一个谁也解释不清楚的东西。

  还没等亚瑟开口道谢,阿尔弗雷德却先伸出手指罩住小瓶子,”那么请亚瑟告诉Hero我,这一瓶的东西究竟是不是送给哪个姑娘的呢?“

  对方鼓着两颊的样子十分得可爱,那种吃醋样的小男友表情也让亚瑟有一瞬间当真了,愣了半秒才说“当然不是了。”

  “真的吗——亚瑟还没有女朋友吗?”阿尔弗雷德继续可爱地将信将疑,心里默默地炸开了花,也松开了罩着小罐子的手”那真的没有的话,就把这盒点心送给你啦。“

  “你这是在问些什么啊…”虽然被问了隐私但亚瑟还是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收下了枫糖浆还带走了点心“那真是谢谢了。”

  “记得那盒小点心是 Just For You 的哦。“

  

  >>>

  

  ——吃点心最好还是泡上茶。亚瑟回到家开足了暖气,给弗朗西斯打电话告诉了他枫糖浆到了之后,还是没有忘记那一小盒的点心,考虑到还没有吃下午茶,他马上泡起了红茶;反正琼斯先生的手艺也不差,就用这盒点心来配红茶好了。

  那个盒子也是包装得不忍心让人下手去拆,亚瑟尽善尽美地打开包装;同时也在心里期待是不是这么漂亮的包装里也有一个同样漂亮的点心呢?

  唔…盒子里有个小玻璃瓶,瓶子里装着两块类似于签语饼的小饼干。

  果然赠品什么的…还是不能抱有什么希望…

  亚瑟满脸黑线地打开小玻璃瓶,将两块饼干倒在刚准备好的小水晶盘子里,两个小饼干掉下来还滴溜溜地转了几圈才停下来,两片扇贝似的饼干片之中夹着米黄色的小字条,落款隐约可见“Jones”姓。

  “签语饼吗…”亚瑟自言资源道,拿起其中的一只,心里有了些期待,掰开小扇贝取出字条“The sweet just for you.”他在心里默读,然后轻轻笑了一下,拿过另一只,"My love…"

  等等这是什么…

  “My love just for you.”

  末端的尾款还有Jonse姓的签名,亚瑟捏着纸条的手有些颤抖,他什么也没想,也什么都不敢想,大脑一片空白页由不得他想些什么;他就坐在椅子上直直盯着那张字条最末端的Jones后带着的小星星;因为趁热被夹住,米黄色的小字条还有淡淡的黄油渍,甜腻腻的味道黏在亚瑟的鼻腔里,却一点儿也不令他生厌。

  在短路了几秒之后亚瑟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脸烫得可以烤饼干,他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他其实很懂这样的情愫,这也是他常光临那家店的原因了——

  他会被店长先生的甜点感染,他会被店长先生的笑容感染,也会被字条上的“My love”所忽然泪流满面。

  这是一场看起来无结果的暗恋,只要两方都迈出第一步。

  亚瑟所料不到的事儿就这样甜蜜地发酵到了他喜欢的模样,也是以一种甜蜜的方式不是吗?他顺理成章地让眼泪一点点涌出眼眶,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自己也该迈出第一步了。

  

  >>>

  

  早晨对于阿尔弗雷德有重要的意义,虽然甜品店里是他一天的活动范围,但难得的周末他还是决定在家里多休息一会儿——琼斯先生这不是你睡过头的借口。

  起床后他就把自己泡在暖融融的浴缸里,“啊…洗凉水澡对于英雄来说才带感…”尽量使自己放松神经,放松的结果就是胡思乱想“…给店里招几个店员老琼斯应该不会介意地吧…这么忙英雄也顾不过来啊…”自言自语间他揉了揉肉头发,身子继续向下滑了滑,头发像金色的海藻舒展泡开在水里“可是雇了店员…和亚瑟就不是二人世界了啊…”

  亚瑟…阿尔弗雷德整个身子泡在热水里,手却探出来在热气氤氲的墙壁上一笔一划地写起字来——“Arthur”之后还加了自己的大名“Alfred”

  两个漂亮的英文单词浅浅地显示在白蒙蒙的墙壁上,字母末端渗下来的水奇妙地相连起来,像是个可爱的小爱心形状。

  不知亚瑟有没有看到那两张小字条呢,阿尔弗雷德想着不禁勾起了唇角,换上了浴袍。

  像往常一样算准了时间,门铃果然准时响起,阿尔弗雷德擦着头发,满意地去开门;门外的人埋着头,额前沙金色的头发都遮住了大片的眉毛。

  “哦亚蒂早上好!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阿尔弗雷德伸手将亚瑟从外面的寒冷中拉进屋里,明知故问地挑挑眉。

  “可别以为往字条后面留你家的地址都多高明。亚瑟被拉着坐在沙发上,依然小小声地着,自始至终没有看阿尔弗雷德一眼,但眼睛低垂着却瞟到对方浴袍敞开的前胸,触电般收回了视线又无处安放。

  阿尔弗雷德扳过亚瑟埋得低低的头,让那双翠绿的视线正对着自己的眼眸,“是饼干不够吃吗?

  “我就知道亚蒂你一定会过来的,

  “这种事儿我们都明白,在爱情中英雄就要迈出第一步,

  “只不过这样的方式不知道亚瑟你会不会喜欢呢?

  “亚瑟,我爱你。”

  亚瑟的眼睛中混杂着一抹蓝色,颇具美感,他喉头干涩“这样…以后就不怕吃不到甜点了吧?”

  阿尔弗雷德搂过亚瑟的腰,”可是现在没有饼干是有点儿遗憾——不过试试这个怎么样?“腾出一只手箍住对方的下巴,唇凑了上去。

  这样的柔软的东西…也不比饼干差吧?

  

  “谢谢光临!”阿尔弗雷德将小盒子双手递给柜台前的小姑娘。

  “谢谢…”来自东方的小姑娘抱着盒子,似是下定了决定问“琼斯先生有女朋友了吗?”

  诶会被人这样问,果然是太明显了吗?阿尔弗雷德笑了笑,”还没有呢。”

  东方的小姑娘头上下垂的呆毛兴奋地抖了两下,“那就真的是有男朋友了?”

  “似乎不能否认呢…”

  这之后阿尔弗雷德就奇怪地看着那个东方小姑娘笑容满面地跑走了。

  之后的事嘛…嘿嘿嘿不用说也知道了。

  

  -FIN.-

  【后记】

  搬个老文,好早之前写的,最近觉得梗比较傻白甜适合最近的文风,就修改了几遍搬上来了x

  强烈推荐BGM《I really like you》不管站在谁的视角上都都都很可爱。蹲妹的歌真是甜哭了…

  双暗恋没有想象中写得那样简单,天呐细节呀心里呀描写都被我写成了玛丽苏少女小说…情节上也很是套俗,满满的少女心;依旧是啰嗦了一大堆找不到重点,依旧是烂尾x

  人物设定这里真的好喜欢会做甜点的阿米啊…怎么那么温柔那么可爱那么苏(////)撩眉技能依旧满分,爱死温柔贴心身上带着甜香(?)款的阿米了呜呜呜…亚瑟呢当然依旧是心思十分细腻了,一早认识到自己的感情却无从表达,幸好有琼总x(/////)

  如果真的有这样一家店就好了…

  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姑娘,都是小天使,谢谢喜欢;)

  

    【一个隐蔽的小小彩蛋】

  马修收到了他的法国恋人的礼物,本来以为是什么玫瑰花或是什么华丽的礼物,他接过玫瑰花——图案的小盒子,感觉有点儿似曾相识;弗朗西斯不断催着他快打开呀快打开呀,而在他打开后却印证了刚刚似曾相识感——里面装着一瓶自己给阿尔弗的金黄的枫糖浆。“怎么样是不是大惊喜!!“法国人拉过他的手”哥哥还是决定送给我的小马蒂你喜欢的东西——嗯,喜欢吗?“马修笑笑:”当然很喜欢了…谢谢你先生。“

  晚上马修给阿尔弗打过去了一通电话,”阿尔弗你认识波诺弗瓦先生吗?“

  阿尔弗在那边点点头:“弗朗西斯吗?当然知道了,亚瑟跟我提过他呢。”

  这么一说就全通了,马修在心底明白了,然后问:“这样啊——那你最近和亚瑟怎么样?”

  提起亚瑟阿尔弗就兴奋了:“Hero我和亚蒂当然好好的呀!

  “他泡的红茶很好喝!

  “他原来也十分热衷甜点!

  “也会经常来店里帮忙…做甜点…不过…呃…不过”

  “不过什么?”间自家弟弟一时噎住了,马修问。

  “亚瑟做的甜品…呃…让店里暂时滞销了…”阿尔弗似乎不想承认这个事实,“所以我最近很忙呀…既要不断地给店里面做甜点,又要试吃亚瑟的…甜点…对甜点…——等等亚瑟又叫英雄去试吃了,先挂了啊——“

  看来自家弟弟的处境不太好呀…不过和亚瑟在一起肯定很幸福就对了。挂了电话,马修由衷地这样想。

  

                                                                          -真·FIN.-

                                                                                千偈

                                                                      2016.7.24

评论(10)
热度(56)

© 老舟新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