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可恨都包揽

【米英】【关于两棵树的爱情故事?】嫁接♂

       >>如果做好了足够的心里准备 那么就开始吧

    >>重要提示:违背科学常理有 Just娱乐我又不搞科学_(:зゝ∠)_

    >>欢迎捉虫ORZ

     Artie是一棵重在琼斯夫夫家后园的苹果树,它的名字是那位翘着呆毛戴着眼镜的男主人取的;而在它的斜对角还有棵最近才移植过来的橘子树,叫“Hero”,名字同样是那个男主人取得——苹果树在琼斯夫夫家(的后园)生活得算是很久,而那棵橘子树则是前不久被一个叫王耀的东方青年移植过来的,虽然不太好成活但它却依然挺立在那里每天都给Artie讲好多自认为有趣的笑话。

       Artie一直有个烦恼,就是最近翘呆毛的男主人和自家另一位粗眉毛男的主人感情持续不断地在升温;当然这是好事,但在Artie的视角望上去却总是能看到翘呆毛的主人把粗眉毛的主人压在二楼巨大的玻璃窗上接吻。——如果一棵树也会脸红的话,那么Artie的身上肯定都挂满的烤熟的苹果派。

  最近几天两个主人“如胶似漆”的身影却没有再出现,Artie从斜对角的Hero树那里得知翘呆毛的主人是去出差了,所以家里就只剩粗眉毛的主人了。Artie瞬间觉得放松了很多,也有心情去听Hero树讲那些无聊的笑话了。

      然而在一个大下午Artie想要放松休息一下,却忽然听到斜对角的Hero树拼命地喊叫“天呐粗眉毛你要干什么!快放开Hero我啊啊啊!!”虽然早已经习惯Hero树像那个翘呆毛的主人那种常常不正经大惊小怪的性格,但Artie还是往Hero树那里看了一眼。只见粗眉毛的主人用一种特制的小刀在Hero树树干的底下削了个水平的口子,“也不知道王耀跟我提到的这个叫叫‘嫁接’的东西最终能培育出什么新的物种呢——不过为什么他不让我把我们大英帝国的司康饼和仰望星空派嫁接在一起呢,还说对阿尔弗的生命有威胁?唔…才不是想阿尔弗那个笨蛋的呢…”更令Artie大吃一惊的是粗眉毛的主人竟然自言自语地拿着小刀向这里走来了“啊粗眉毛你又要对Artie做什么!Hero不会放过你的!!”——在Artie失去意识之前,它看到对角的Hero树把树上的叶子摇得哗啦啦响,对着粗眉毛的主人大喊——虽然他知道这都无济于事。

  等到再次恢复意识时,Artie对周围的景象吃了一惊。它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矮,看对角的Hero树都要仰着头拼命才能看到…等等,再仔细看看对角的树,那上面分明挂着写着“Artie"名字的木牌,繁茂的树叶也分明就是苹果树的树叶;而Artie自己再往上看,却无论怎样都看不到二楼主人的大玻璃窗了——这发生了什…

   “嘿Artie你终于醒了啊,刚才真是吓死Hero我了。”在这一片陌生中却从头顶处传来了一个兴奋而又熟悉的声音,不用辨认Artie都知道是Hero树了。

      Artie准备活动一下身子却发现自己整个身体变得像曾经主干上的枝干一样小了,被深深地插(♂)在两片分离的树干之间,还被绳子紧紧地与那棵树形成的形成层贴合,竟然神奇得能感受到那棵树体内营养的流动——正不断地向自己下身的切口里输送。

   “嗯刚才那个粗眉毛在我这里切了个好长的口子那可疼死我了,然后再从你哪里切下了个枝条…唔听说可以培育出什么新品种?”Hero树感受到Artie满腔的疑惑和不安,含糊不清地回答。

   “所以说我整棵树的意识…都转移到这根纸条上了?然后还要这样跟你一起培育新品种?”Artie弄明白了之后就认命了,有些生无可恋。

   “还不知道我们能培育出什么样可爱的新品种呢?——总之Artie我们一起加油!!”

  “加油个什么啊笨蛋!!”

      在与Hero“亲密结合”相处的这段时间,Artie是受够了这家伙每天的冷笑话和对那个粗眉毛的主人每天浇水来的吐槽。

  “嘿Artie你看那个粗眉毛的眉毛是不是又粗了好多XDDD”

  “啊Hero我的Hero主人怎么还不回来…Artie你说是吧…”

 …

    总之Hero所说的每句话之后都会带着一个“Artie”。

  而渐渐地时间久了,Artie也能感受到Hero小小的内心活动,比如说想要想那个翘呆毛的主人那样去吃憨八嘎的念头呀,其实Hero树的内心都是很奇怪的想法,即使它总是跟Artie吐槽那个粗眉毛的主人,事实上它的内心十分认同这个主人,Hero树很想成为人类,就像自家两个主人那样生活着也很幸福。在很多个不眠夜Artie都会感受到自己的小身体在逐渐地和Hero树的切口黏合起来,那种感觉酥酥麻麻的,像超小的电流流遍全身,粘合的部位还经常涨热起来。

      有时Artie觉得Hero树太把他当弱不禁风的小树苗看了。比如在暴风雨时Hero树总会使自己的身体不断地胀大,那样绳子就会箍得更紧,它们就也贴合得更紧了;然后再安慰Artie说不要害怕,暴风雨很快就会过去了;于是有时Artie窝在绳子后面跟Hero树讲自己真的不怕暴风雨时,也会想到是不是粗眉毛的主人被自家那个爱逞英雄的翘呆毛的主人拥进怀里也是这样的感受?

  

   “啊年轻人就别胡来了阿鲁!你不知道橘子和苹果嫁接出来会培育出什么鬼东西吗阿鲁?”面前的东方青年在嫁接的橘子树前摇着头踱步,脑后的小辫子甩来甩去。

   “你不是说这样就能培育出什么新奇的东西吗,怎么又跟我说这些打击我?”亚瑟皱眉,显然很不满“阿尔弗今天就回来了…本来想给他准备个惊喜什么的呢…”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你家阿尔弗,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估计他马上就到了阿鲁。我还是先失陪了,小菊还邀请我喝茶来着阿鲁。”东方青年突然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然后匆匆走了。

      亚瑟前几天脸上一直以来自豪的神情瞬间消失了,他只是默默地坐在椅子上喝着红茶,直到后园的门被推开,被风风火火冲进来的人一把抱住“想死你了亚蒂!!”他也就任由阿尔弗雷德揉在怀里,然后向他指那棵嫁接的橘子树:“本来给你的…然后失败了吧应该…”

    “这个时候亚瑟你也应该说想死Hero我啦!——不过这是什么啊,明明是普通一棵树而已。”阿尔弗雷德亲了一下亚瑟的额头然后问。

    “想要弄王耀说过的橘子和苹果的嫁接,虽然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东西,但还是…还是…想弄些东西给你…”

    “这样的话,我更喜欢憨八嘎和冰淇淋的嫁接呢!”

    “啊…?”

    “不过都没有关系,Hero最喜欢的还是亚瑟你呀…”

    “什么嘛…唔…”

      Hero树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家两个主人倚在自己身上久别拥吻,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嘿Arite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名字都是Hero主人和他的粗眉毛的昵称取的呢?”

     所以呢?”Artie只顾着久违的害臊了,顺口就接下去了话。

 “所以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

  

  最终橘子树和苹果树还是没有培育出什么新的品种。

    而因为要建其它的东西而终于如愿以偿被移植到后园另一头的Hero树却十分得高兴。

    它甚至不想让身上的切口愈合,即使那个小树枝早就不见了。

       别担心它只是和Hero树长到一起了。

       至于Artie,恢复了苹果树的意识,每天听着旁边Hero树的喋喋不休,

       都要烤熟一树的苹果派。

   —FIN.—

 【后记】

  这次是脱离科学常理且猎奇的故事,脑洞来源于今天翻生物书看到的“嫁接”那一节。

  这篇纯粹是在电脑上现码的,码着码着我都觉得自己有神经病x

  至于为什么要把设定为橘子树和苹果树和苹果呢…可能是我个人比较偏爱这两种水果吧(。

  虽然是【两棵树的爱情故事】但依然是米英夫夫花式秀恩爱x

    ↑如此走心?、

  总之这种猎奇的设定…希望不要太认真,just娱乐一下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你够x)

  最后还是要感谢每个看到这儿的姑娘,谢谢喜欢哟;)

                                                                         —真·FIN.—

     
                                                                                      千偈
  

评论(2)
热度(24)

© 老舟新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