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可恨都包揽

【米英】【狼米×眉兔】【You belong to me】

【米英】【狼米×眉兔】【You belong to me】

 

   >狼米×眉兔

   >傻白甜发生在森林里的小童话

   >童话?

 

   亚瑟是很厌恶他那对长长的垂耳的,因为那个毛茸茸的东西拖沓到地上总会害他摔上一跤。可是此时亚瑟觉得自己应该对那对耳朵宽容一点儿,它们至少还可以帮他暂时就地取个暖。

  树叶庇荫外下着大雨,在黑夜里只能听到小小的沙沙的声音。亚瑟的耳朵还湿淋淋的,他这时确实有点儿想念自己的树洞小屋,搭着简易的小火炉烤一些脆脆的胡萝卜饼。不得不承认亚瑟现在有点儿后悔了,仅是前几天在家窗口看到了有狼的身影,——亚瑟不由得又把这件事的整个过程在脑中不断地回忆起来。

  就在前几天大雨刚过整个森林都晴下来的一个早晨,亚瑟正准备提着手工编织的小篮子去采摘他最隐蔽的种植园里的新鲜萝卜,但刚出家门就看到地上大叶子里装着的几根还沾着露水的新鲜萝卜。可能是谁送错地方了吧。小兔子这样想着,把绿叶子连同新鲜的萝卜一同放在了自家树洞前的大石头上。到了第二天亚瑟依然在出门采萝卜的时候又在家门口发现了那个大叶子和满满的新鲜萝卜,而昨天自己放在石头上的大叶子连同萝卜都被收走了,小兔子想了想,还是把今天的一叶子的萝卜也放在了大石头上,但他的心里隐隐地有点儿不安。结果往后的第三天,第四天,每天早晨的萝卜都会准时地出现在家门口,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了。——不过如果送萝卜的只是一个好心的兔先生呢?小兔子一边想着,一边烤着胡萝卜饼,他想要把这一小盘的胡萝卜饼作为为那位好心兔先生的回礼。

  然而亚瑟得承认他并没有对那位“好心的兔先生”抱有什么幻想——所以他有点儿心虚地支着下巴晚上在窗口看了很久,终于在天蒙蒙亮了的时候看到了他那位“好心的兔先生”——长得很高,大概到小树洞窗户以上的位置,小兔子看不到他的容貌,还拖着一条又黑又长的尾巴;又黑又长的狼尾巴…亚瑟反复确认了好几遍这样的形象,于是屏住呼吸继续盯着窗外。“狼先生”蹲下身子,皱起眉头拿起一块胡萝卜饼看了看,然后用大叶子包裹住,顺便把今天的新鲜萝卜放在小兔子家门口;这之后顺理成章地提着胡萝卜饼走了。

  亚瑟根本无法松口气,他脑子飞快地运转着,——他被一位狼先生盯上了,也或许他每天早晨带来的新鲜萝卜根本就是下了药的,你要知道细腻鲜嫩的小兔子肉对于食肉的狼先生是十分丰盛的晚餐哦?亚瑟无法否认这个事实,不过要是那位狼先生只是单纯地想要和自己交朋友呢?嘿嘿嘿醒醒全森林食肉动物那么多哪位狼先生会想和一个小兔子做朋友?这种可能就像,就像,天上会下萝卜饼雨一样不可能。可怜地小兔子担惊受怕地过了几天,每天早晨的萝卜都会准时到,却越堆越高,狼先生可能在疑惑为什么他的小兔子没有出门,可能狼先生还想着萝卜饼的味道——可是,可是,狼先生是食肉动物呀小兔子才是他最好的晚餐…亚瑟不住地这样想,渐渐地沮丧了起来,然后——

  然后他就抱着湿淋淋的耳朵在叶子下避雨,他跑得远远得,只想远远地避开,直到梦里不会再出现那位狼先生看不到脸的模糊的身影。

  回忆结束亚瑟后悔万分,取下肩膀上披着的墨绿色小斗篷盖在自己身前,湿黏黏得肯定很难受;熬过这一夜就回去好了,小兔子抱紧了他的耳朵又下了决定。

 雨停了之后四周还是很黑,看不到星星的夜晚在这片森林里很罕见。湿淋淋的耳朵都已经干了,抱着更加暖烘烘,亚瑟轻轻地动了动身子,准备继续睡下去。

  闭上眼睛之后,远处的声音入耳极微,近处除了雨珠从叶子上滚下的声音,却似乎…有别的东西在?

  亚瑟察觉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坐在暖融融的东西上面,包裹着自己身体的不只是耳朵和斗篷,还有手掌形的东西,唔,还尖尖的硬硬的。

  “ 哦,醒了呀? ”头顶有声音传来,透着生硬的温柔。

  真的是狼先生?!

  亚瑟说不上很兴奋,但他觉得这个狼先生没把他当作晚餐那就已经是奇迹了。他发现面前的狼先生似乎很热衷于自己的晚餐。

  “ 小兔子怎么晚上跑了出来? ”狼先生支着下巴,另一只手还把小兔子紧紧箍在怀里,好像是怀中的小兔子下一秒就会扇动他那对毛茸茸的长耳朵飞走一样。

  “ …没有 ”亚瑟低着头说得没有底气。

  于是狼先生就觉得有点儿挑衅了,他发现面前的小兔子可爱得就像那一对长长的毛茸茸的耳朵一样,声音支吾着软绵绵地哼出来一个不诚实的单词,——你要知道不诚实是要受到狼先生的惩罚的哦?

  “ 告诉我吧,嗯? ”狼先生将手塞进小兔子的耳朵窝出,那里莫名温暖得要命,——轻轻一用力一下就提起了小兔子的整个身体。

  温暖地耳朵窝可是亚瑟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他使劲地想要挣脱开,但由两边耳朵窝开始的酥麻就像小电流一样向全身蔓延“放…放开我啦… ”小兔子在半空中扭动着身子,嘴唇翕动着说出不自觉的抗议。

  “ 很好 ”狼先生把小兔子重新放在身上“ 如实告诉我,否则—— ”他故意把尾音拖得长长的“吃掉你哦? ”——不容置辩的、商量的语气。

 

“ 真无耻呀那家伙,”阿尔弗雷德抬手打了自己脸一下,然后用戏谑的语气继续说“ 怎么能去骚扰小兔子…真是的…”

亚瑟战战兢兢陈述完事实后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静静地等待狼先生接下来的后文。

“ 我可以帮你跑得远远的,森林尽头没有那家伙的地方都行,”阿尔弗雷德毫不思考就做了保证“ 好不好? ”

  奇怪的抉择,亚瑟心里默默犯了难——跟一位狼先生走,就是为了避开另一位狼先生?且不说都是十分陌生且危险对自己有威胁的动物,仅是在选择上他就犯了难,似乎两位狼先生都十分得热情?自夸点儿说就是对自己很感兴趣?戏谑的手法简直同出一辙嘛…亚瑟并不擅长作决断,这么一纠结他又怀念起他那个小树洞了,围着小火炉暖暖身子再烤几盘萝卜饼…

  “ 这样的话,英雄不接受反对意见哟。”

 亚瑟觉得自己稀里糊涂地就好像被拐了一样,对方还很无耻地在自己想萝卜饼时“英雄”地做了决定。

 

  狼先生的每天都“丰富多彩”。

  “ 今天的早餐可以吃小兔子吗?”小兔子吓得抱着耳朵发抖不敢吱声。

  “ 今天的午餐可以吃小兔子吗?”逃过一劫的小兔子心里还有些害怕和不安。

  “ 今天的晚餐可以吃小兔子吗?”小兔子在心底“哦”了一声,然后继续吃着自己盘里和阿尔弗雷德一样的蔬菜。

  日复一日,当狼先生问起“吃小兔子吗”,亚瑟就直接往对方嘴里糊一口蔬菜。

然而也不得不承认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这片森林在亚瑟眼里也奇妙了起来。

虽然说没有小精灵,但在夜晚亚瑟趴在阿尔弗雷德身上睡觉时能看到大片大片的萤火虫,它们拖着发光的屁股,不厌其烦地旋转。以前的树洞那里也有这样好看的景象,但如今和狼先生在一起,身上还盖着对方带着青草气息的外套,那就是一个更加奇妙的景象了——即时有时候亚瑟也分不清看着自己的是天上的星星、还是萤火虫的屁股、  还是阿尔弗雷德那双融进温柔夜色中的眼睛。

 

但亚瑟很快就注意到自己梦中出现了很多次阿尔弗雷德很清晰的身影,但他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当事狼”,事情好像越来越糟了,原本跟阿尔弗雷德走是为了避开自己家门口送萝卜的狼先生,但现在虽然是避开了,梦中却频繁地出现阿尔弗雷德的身影。

甚至有一次,亚瑟梦到真的和阿尔弗雷德走到了森林的尽头,然后一道白光乍现,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竟然给狼先生生了一窝的小兔宝宝,它们还围着自己叫“妈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被吓醒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睡着了,手掌却把亚瑟依然箍得紧紧的。亚瑟小心地把头贴在阿尔弗雷德的胸膛上,脸烫烫得自己心里有点儿心虚。

第二天早晨,阿尔弗雷德从很远的山头采来了新鲜萝卜,全都盛在大叶子里还沾着露水“是不是有点儿像那个采萝卜给你的家伙?”阿尔弗雷德拿着一只萝卜在手里把玩,不屑的语气“不过我可以陪你安分地吃蔬菜,那家伙未必可以哦?”亚瑟低头用小石块碾磨着萝卜糊也能想的来对面狼先生不屑的神情“对对对琼斯先生最棒了。”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却说在了对方满意的点上“ 能听到我的小兔子的称赞真不容易呀,——对了萝卜给我留两根,有用。”亚瑟翻翻白眼。之后狼先生就和小兔子一起喝了萝卜糊,狼先生捏着鼻子说:“还是小兔子好吃呀…”没人搭理。

 

这场旅途不知不觉过去了好几个星期却似乎还是没有什么重点,每日就这样走走停停而且不着急赶路;刚开始亚瑟总是不断地问终点呀尽头在哪儿、还有多久才到啊,对方总是沉默不语,而自己走累了就由阿尔弗雷德抱着——事实上亚瑟现在觉得要是这场旅途是无期的就好了。

“ 这几天亚瑟你等得着急吗?”阿尔弗雷德忽然问。

亚瑟本想耍些像以前一样的小脾气说可着急了也不知道你靠不靠谱,可是到嘴边就莫名地坦诚了起来“没有,没有太急…”

“ 哦是吗?本来以为你会很会着急呢,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马上就要到森林的尽头了哟。”阿尔弗雷德笑着说,顺便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

听到“尽头”这个词让亚瑟莫名感到了一丝沮丧和失落“ 这是好事是吧…”

“ 可是这样的话,亚瑟你可能就见不到我了我们就要分开了。”阿尔弗雷德依然带着笑,伸手揉了揉亚瑟的头“那可怎么啊?”

阿尔弗雷德的衣兜不知还有没有装着两根萝卜,亚瑟低下头任阿尔弗雷德揉着他毛茸茸的头发,一时没了答案。

在那一晚亚瑟蜷在阿尔弗雷德肚子上想了很多很多。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中邪了。竟然和一位对自己生命有威胁的狼先生待在一起了好久,动机还是处于自己的安全?亚瑟想起自己与阿尔弗雷德的“初遇”还是在对方的怀里,彼时小兔子的心脏被狼先生小小的温柔融化了针尖那么小的一点点,就有了莫名的信任。而在旅途上自己还不到阿尔弗雷德的腿高,又经常被生长异常的长草和自己的耳朵绊倒,那么很快阿尔弗雷德的臂弯就成了就成了他最安全的座位,阿尔弗雷德的肚子上就成了他最柔软的小床。最后亚瑟又想起了阿尔弗雷德的眼睛,他才发现自己的心脏早已被狼先生的一切融化了大半。

——初遇时的狼先生,将他抱在怀里的狼先生,跟着他一起吃蔬菜的狼先生,自称Hero要保护的狼先生,还有梦里的狼先生…

亚瑟的睡眠很浅,又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有阿尔弗雷德,然后泪眼朦胧地醒来了。

不过显然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注意到亚瑟醒来,亚瑟看到狼先生从一旁拿起了一把精致的小刀,嘴角露出笑容。

阿尔弗雷德满意地看着手中的小刀,却忽然感觉到自己胸膛有一阵微微的颤动,亚瑟蜷缩成了一团,脸上还糊满了眼泪;狼先生立刻把小刀放在一旁准备抱起小兔子,但亚瑟却使劲地拍开他的手,然后颤抖着却理直气壮地问:“你是不是…要吃我?”狼先生懵了“ 我吃你干什么?”

“ 那你怎么…拿刀子在我面前比划…?”小兔子·放松了警惕,但还是不依不饶。

“ 这个嘛…你明早就知道啦,”狼先生投以一个安心的眼神,把外套往小兔子身上拉了拉“那晚安了亚蒂。”

——明早会有什么惊喜吗?亚瑟莫名地安心地进入了梦乡,他似乎觉得自己和阿尔弗雷德不会那么快分开了。

 第二天亚瑟早早地醒来了,一直睁着眼睛在等着什么。阿尔弗雷德还靠着树继续睡着,一只手覆盖在亚瑟身上,另一只垂在地上紧紧握着;昨晚那只小刀被扔在不远处,亚瑟费力地在阿尔弗雷德那只紧紧握着的手指缝间辨认里边握着的是什么东西。

但他隐隐觉得自己不差这么一点时间。

很快阿尔弗雷德就醒来了,睁开眼睛打了个呵欠再低头看看亚瑟有没有醒来,然后尽量轻地伸展了一下手臂,没有惊动小兔子就放心了——亚瑟趴在阿尔弗雷德肚子上为自己的装睡技能打了个满分。

小兔子就这样半眯着眼睛看清了狼先生手里紧紧攥的东西。

那是个明显用萝卜雕刻成的小东西,橙色的萝卜被雕成了小兔子脑袋的形状,还拖着长长的垂耳,脑袋底下雕刻有个可爱的小蝴蝶结。

“ 你拿的这是什么?”亚瑟忽然指向阿尔弗雷德手里的东西,哦他有点儿冲动,毕竟小兔子对于可爱的东西都不会有什么自制力。

而狼先生却忽然慌了神,小兔子跳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仿佛是在审问偷吃萝卜的罪犯——罪犯先生回答得吞吞吐吐“没有,没有呀…”

“ 哦?我可都看到了哦,还是个小兔子形状的,”亚瑟手叉着腰理直气壮的像个胜者——在气势上他不知是有多强大“难道是你向哪个狼小姐的求爱礼物?——哦还刻着小兔子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竖起一根手指:“ 不亚蒂你只说对了一半。”

“ 真的是给狼小姐的求爱礼物?”亚瑟依然叉着腰,不过莫名得心冷到海底去了。

阿尔弗雷德笑着叹了口气,把亚瑟从地上用一只手揽起来放在怀里,然后摊开另一只手,掌心里放着一个用萝卜雕成的小戒指,指环小得可爱,装饰的小垂耳兔上还刻着“Arthur”的字样。“ 不是给狼小姐的,亚蒂你又只说对了一半。”

“ 一半?”亚瑟琢磨着这个词脸悄悄地红了。

阿尔弗雷德拉过亚瑟绞在衣角的小手,在他的小手指上套上那只特制的小萝卜戒指“给你的,给我最亲爱的亚瑟呀。”

仿佛空气都静止了,没有了送来一阵阵甜甜花香的清风,太阳正好露出来一点点脑袋,阳光如轻纱一样笼在树冠,然后又像粘稠的蜜糖从树叶间的空隙间流淌下来;而森林此时也十分奇妙,周围仿佛有无数的发光分子,把这里照得透亮,好像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历史瞬间。

亚瑟却一下子哭了起来,用没有佩戴戒指的另一只手在脸上胡乱地抹着眼泪:“真的是…真的是给我的吗…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后面的话他也说不出了,心里被不知名的东西填得鼓鼓囊囊,没法再挤出任何一个字,只能不断地揉眼睛。

“ 还以为我要离开你了是吗?”阿尔弗雷德笑着用一根手指细细地擦擦亚瑟湿淋淋的脸,然后小心地把他抱在胸前“怎么可能会那样呢,我怎么会离开你呢,最爱亚瑟了…”

亚瑟在阿尔弗雷德怀里使劲地点头,他贴近他的心脏,

再也不会分开了。

 后来亚瑟才知道阿尔弗雷德就是那个每天早晨为他送萝卜的“好心的狼先生”,而狡猾的“好心的狼先生”却精心制作了这次偶遇,假借“森林的尽头”陪小兔子走上了两人酸溜溜的恋爱旅程。

亚瑟确信自己当初被拐的错觉一定是对了。

但狼先生和小兔子的生活得却相亲相爱有滋有味。小兔子向狼先生讲述了自己那个生了一窝小兔宝宝的诡异的梦,单纯地小兔子当然知道生下一窝小兔宝宝是十分不现实的,而狼先生却狡猾地笑了笑。

然后小兔子就又因为萝卜拐到了床上,

后来呢?

后来狼先生就让小兔子明白了萝卜的另一个“妙用”。

 

 

—FIN.—

 

【后记】

这篇拖拖沓沓地写得十分艰难,第一次尝试狼米和眉兔的可爱设定,故事发生在森林里,所以想要尽可能地把故事写简单和可爱一点儿。

首先在情节上真是十分的简单,无非就是小眉兔从家门口送萝卜的狼先生到琼斯姓的狼米先生的认知过程吧;其实在开头你就能猜得到那个“好心的狼先生”就是撩眉技能MAX的狼米先生了,我只是走个留悬念的套路(。;后文的(伪)求婚情节的萝卜戒指也来自我的一个脑洞,这次拼命地也要把一直想写的情节加进去,即时说是“拼命”但加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妥吧…(小声x)

然后人物都是可爱的路线了w  其实在我心中啊狼米先生都是有琼总苏苏苏苏破天际的男友力和撩眉技能还有霸道总裁的感觉(。,而这次的狼米先生具备前两者,温柔得苏破天际,但也懂得在小眉兔身体上如何使用萝卜^qqqqqq^(够x);而小眉兔就是单纯可爱也会傲娇也会坦诚也会害羞,在对狼米先生的感情上也是迟钝又敏感,他会在最后“可能再也加不到了哦”的时候才明白对狼米先生的感情,也会在戴上狼米先生特制的萝卜戒指时哭得说不出话… 还是希望这些我努力塑造的可爱的角色会受到姑娘们的喜欢,那就太荣幸啦。

而我在正文前标注了“童话”…好的这样的童话我喜欢。结尾依然出于私心,不污就不算是完整的小童话(谁说???)x

如果这是能喂给你一块愉快的粮,也是令人高兴的事儿。

这篇文很长,感谢每个不嫌弃阅读到这里的姑娘,谢谢喜欢;)

 

 

                                                                                    —真·FIN.—

                                                                                              千偈

                                                                                     2016.7.20

评论(7)
热度(85)

© 老舟新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