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可恨都包揽

【米英】【国设×黑桃】Focus

  Focus

  

  *大概是魔法失效的产物:)

  

  *扯 很扯

  

  *米诞就应该好好地吃糖

  

  >>>

  

  亚瑟从昨晚就没有见到阿尔弗雷德,昨晚跟其他国家还有各自的上司小聚了一下,亚瑟被告知不能多喝酒于是只能一个人坐到一边听小提琴手下打着轻柔的节拍。

  

  阿尔弗雷德穿着整齐的西装,一手端着明显被冷落了好久的酒杯“嗨亚瑟,”他找了对方好久,就用一句话轻轻带过“在这里干什么呢?”

  

  亚瑟说月亮挺好看,难得在美国看到这样清晰的月亮。阿尔弗雷德把视线送去与亚瑟的眼神重叠的地方,打了个响指“明晚会更美的,相信我。”

  

  超级大国先生引以为豪的东西很多,亚瑟默默回想了一下去年的情景——确实令人震撼的美。

  

  “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啦——还得应付国会那群老头子呢。”阿尔弗雷德忽然揽过亚瑟,轻轻地碰了碰他的额头,“好梦,亚蒂。”

  

  亚瑟感受到对方西装上被强控压抑的可乐汉堡的味道,拍了拍他的背“好梦。”

  

  接下来的事儿没什么可想的,宴会结束,喝了几片药(亚瑟可不想明天吐到昏天黑地),然后躺床.上,关灯、睡觉。

  

>>>

  记忆力一直是亚瑟的强项,回忆也没有任何不妥,所以旁边凭空出现的阿尔弗雷德是……?

  

  但昨晚也宁静,亚瑟的睡衣好好地穿在身上,旁边的人也好好此时也安详地闭着眼,身上奇怪的紫蓝色西装也整整齐齐。

  

  亚瑟尽量将脑袋清空,推了推对方的脑袋,“起床了,阿尔弗”

  

  凭空出现的阿尔弗雷德很快地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Ari——te??”

  

  亚瑟特也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个凭空出现的阿尔弗雷德的发质莫名得很硬,蓝色的眸子也不是那么干净纯粹,夹杂了一抹奇异的紫——这倒也应了他身上紫蓝色的西装。

  

  “你是…亚蒂吗?”面前这个[阿尔弗雷德]同时也一脸迷惑,”虽然你的眉毛跟我的Queen一样…但是……“

  

  ”……。”亚瑟从上到下审视着[阿尔弗雷德],紫蓝色的高领长西装,里面是深蓝色的内衬,还十分整齐地打着领带(阿尔弗雷德的领结从来没有自己打得如此整齐过:)左臂有一个黑桃形状的标志,“…你是.美.利.坚.合.众.国.吗?”

  

  “???”对方一头雾水的样子,同样狐疑地打量亚瑟身上单薄的睡衣,皱了皱眉“那是什么?”

  

  “那你是什么啊?“

  

  “我是King啊?”

  

  “King??"

  

  “美.利.坚.又是什么??”

>>>  

  阿尔弗雷德其实在梦中是不想清醒的,他不想去面对今天一大堆麻烦的事务,他只想见亚瑟,嗯。他是被手背上轻纱的触感痒醒的,可是他明明没有布置纱帐,也没有和任何谁谁在一起。

  

  大事不妙。

  

  不对不对,等等等等,昨晚没喝多少酒,而且只见了亚瑟一面,不不不,身上的衣服也整整齐齐的,应该什么都没发生的…阿尔弗雷德坐起来,这个房间也是无比的偌大——和复古。

  

  这时熟悉的声音从似乎很遥远的大门处传来,“Al——Alf…??”声音的主人是阿尔弗雷德再熟悉不过的了,循着声音看去——亚瑟怎么穿着奇怪的衣服?

  

  “你不是King吧?”穿着紫蓝色西装头发一侧还别着小礼帽的[亚瑟]匆忙地走过来,审视着坐在床上呆滞的阿尔弗雷德,又重复了一遍“是不是?”

  

  “King?”这个称呼让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深深地年代感,跟这个房子的气场意外地契合。

  

  “…果然……”别着小礼帽的[亚瑟]叹了口气。

  

>>>

  “所以说,你的Queen——亚、亚瑟,的魔法出错了,所以把阿尔弗——和你分别交换到了两个平行的世界?”亚瑟把面前这位尊贵的King安置在阳台上,从他冗杂的解释中冷静、清晰地整理出重点。

  

  阿尔弗——噢不是,我们的King大人点了点头,端起亚瑟特地为自己煮的普通的咖啡喝了一小口“咖啡不错——应该是这样——一般来说在日落之后亚——我的Queen的魔法就会起效,昨晚为了准备庆典可能他的魔法出错了…就——不过别担心,他很快就能察觉到,在日落之后我就可以回去了,美.利.坚.先生也回来啦。”

  

  “…今天是他的国庆日,”亚瑟皱起了眉头“对他来说很重要。”

  

  闻言我们的King好想忽然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僵硬,“今天也是我们黑桃国的国庆日…”不过他在两秒之后又反应了过来“哈哈哈哈不过日落之前的仪式是接待外宾,说实话我还巴不得不见到梅花国那头白熊呢。”

  

  说实话和面前这位King讲话确实让亚瑟有些烦恼,不只是因为他长着阿尔弗的脸(这话也很不负责任)。

  

  King先生朝窗外看去,穿着星条旗衣服的人们手上拿着星条旗脸上也涂着星条旗,“哈哈哈哈美.利.坚.先生的国度跟我们的也有很多相通之处嘛——哎这里有重要的活动需要他吗?”

  

  亚瑟打算出去转一转呼吸一下属于美.利.坚.先生的空气“其实也没有太重要,主要是国会的老——咳,领导人在一起交流和讲话。“、

  

  King先生若有所思“噢……我们是要出去走走吗?”

>>>  

  阿尔弗雷德无话可说,在得知了只有在日落之后才能回去见亚瑟,他只能坐在庭院里偷偷地瞄面前这位戴着小礼帽的Queen的眉毛,比较他和亚瑟谁的更粗一点。

  

  两人相对无言。

  

  “……国庆日可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呢,应该是你们这里最重要的一天了吧?”阿尔弗雷德欣赏不来黑桃Queen为他泡的精美的红茶,但还是率先打破了沉默。

  

  “是——”

  

  “可是你在这时候还是出了岔子。”阿尔弗雷德飞快地接道。

  

  “…闭嘴。“Queen喝了口茶冷静了下来”今天你先在这里待着,不要随便到街上去。“

  

  “…怎么跟囚禁犯人一样……“

>>>  

  快接近中午,街上更加热闹起来,旁边的小公园草坪上还有一家人野餐,King先生这套显眼的紫蓝色西装引得很多路人纷纷侧目。

  

  “这里的人也要向我行礼吗——其实行礼我不太赞同——”King先生给上一个对他侧目的小姑娘眨了眨眼,然后问亚瑟。

  

  “……这不是行礼,你在这里也不是King。”亚瑟豪不留情地拆穿。

  

  “噢。”为了掩饰尴尬King先生取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还有八小时我就能回去啦……”

  

  亚瑟也听到了这句话,但他并不做声。

  

  这时过来一个老妇人,衣着普通却气质高雅,手里拿着一束花递给King先生“琼斯先生…”接过花的King先生意识到了些什么,老妇人合掌虔诚地对面前的国.家.说“愿君永恒。”

  

  King先生看着老妇人远去的背影,又看向亚瑟,“美.利.坚先生一定也超级厉害吧?”

  

  “那当然。”

  

>>>

  黑桃Queen请Jack接待了外宾,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位得力的Jack的外交能力比King不知道强多少。

  

  阿尔弗雷德一整天都坐在卧房后小小的庭院里,黑桃国的阳光奇妙极了,他就亲眼看到有美丽的女匠人将阳光抽成丝盖在植物的身上,当然了他自己怎样努力抓住阳光都是徒劳。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奇妙的感觉,似乎在空气中能够看到上下飞舞的尘屑像小精灵。——也不知道亚瑟和那位跟我长得一样的黑桃King怎么样了在干什么,要是他敢对亚瑟干什么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往他的脸上打的。

  

  “别想些不相干的事儿。”坐在对面的黑桃Queen安静地刺绣,头也不抬。

  

  “呃…你也会刺绣吗亚——噢我说英国,也很擅长这个呢!”阿尔弗雷德挠挠脸,尴尬地说道,“你想知道关于英国的事情吗?”百无聊赖之际他忽然骄傲地问对面的Queen。

  

  “…你说。”

>>>  

  “他很厉害,是世界的英雄。”亚瑟两手搭在哈德逊河口的栏杆上,凝望着自由女神,下定决心似的开口,“可是他有时候也像个笨蛋,在他在麦当当里处理国际事务时,在他深夜看鬼片被吓得魂不守舍时,还有他曾经光辉了一阵子忽然被沉重的经济打击击倒时,虚弱地对我说他再也不是英雄了。但在这些蠢事背后他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使我们闻所未闻的。他掌握着异乎常人的权利,也有着超凡的力量,在我曾经跟他在一起的那长长段日子我早就发现了,他的能力强大却总是隐忍在汉堡可乐和他不经意的谈笑之后。”

  

  黑桃King两手交叠放在栏杆上托着下巴,眼睛里有不寻常的异彩“能有这样宏伟的建筑和人民的美.利.坚.先生,一定不简单吧。”

  

  “在他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没错,这我确实知道。”亚瑟深呼了一口气“负责任地说,他就是跟我生活大的。我和其他几个国.家.在荒原上发现了他,最终他跟我走了,我感觉就是缘分吧,当时的我是打算抚养照顾他一辈子的——我给他吃我亲自做的司康饼,给他喜欢的玩具小兵,闲下来就带他出去玩——我把我拥有的都愿意给他,唯一没有教他的就是如何使用枪。可是——可是你知道的,他的能力从小就十分出众,大概是见识了几次就学会了。又过了多久……他和一帮小伙子在港口搞了个大事儿,随着他年龄的增长我们之间一层一层的隔膜又加重了起来,或者说他在很早之前就不需要——不需要我了。剩下地事情顺理成章,美.利.坚.合.众.国.诞生了。从此就是一个新的他。”

  

  黑桃King并没有多大的震撼,似乎本该如此,“他从独立的那时算起,二百多年的历史吗?”

  

  “是的。”亚瑟依然死死地盯着自由女神,似乎自己的故事就是镌刻在自由女神身上的,“独立之后的他宛如新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我们前所未闻的奇迹。我渐渐地意识到噢原来他离开我会发展得更加出色,但我内心一点儿也不自豪,我能为他自豪只能是他还是我的弟弟时。可是他也不需要任何人为他自豪,只要乖乖地仰望着他就好。”

  

  “可是你们现在也在一起了不是吗?”

  

  “那是不久之前的事儿,我庆幸的是他对我的感情…呃…从来都没有改变,即使他年轻气盛,但我能确信的是他依然——一直是需要我的。”亚瑟的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我也依然、一直需要着他、深爱着他。”

  

  “God Bless America.”黑桃King说,“刚才一个小伙子竭尽全力地喊了出来——‘上帝’也保佑你们。”

  

  亚瑟侧目看着黑桃King,说“他一直被上帝眷顾着,——以及谢谢你。”

>>>  

  黑桃Queen难得抬眼看着阿尔弗雷德,尽量不表现出来对[亚瑟]这个人一点儿的兴趣。

  

  “亚瑟的眉毛应该比你粗那么一点点。”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指比了比,“…嗯,我跟亚瑟正式确定关系可能没有你和你的King时间久,但亚瑟他是看着我长大的噢。我曾经莫名得诞生在了一片荒原上,但当我看到亚瑟的那一瞬间,我就决定跟他走了。他是我的‘哥哥’,他却从来不要我这样称呼,他说叫他亚瑟就就好。——他待我很好,即使他做的司康饼很难吃,但只要是特地为我做的我都会一点不剩地吃干净。我觉得能让他开心就是我的意义。”

  

  黑桃Queen一语不发,但已经停止了刺绣。

  

  “我爱他,在我长大了一些之后我忽而知道了这个事实。但我知道我需要的不是以弟弟这样愚蠢的身份去爱他,我能做的只能是努力变强大,从他身边独立,站在与他同等的高度去爱他。我知道这会带给他痛苦,但以令他开心为己任的我并不后悔。我想他渐渐地也能察觉到我们之前我刻意制造的隔膜,我们渐渐疏远。于是我对他举起了枪,宣告——独立。”阿尔弗雷德似乎沉浸在了令他骄傲的回忆中。

  

  “你那些骄傲是令他痛苦的。”黑桃Queen说。

  

  阿尔弗雷德笑起来,“这些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他一直都对我的感情——这并不是狂妄自大,说真的,平心而论。——我愿意为我们的未来做任何事情,我想他也是的吧。”

  

  “那我还得夸您有远见?”

  

  “谢谢。——后来的故事就是我蓬勃地发展,他渐渐跟不上我的步伐了,我似乎是站在了最顶端俯视他一般,孤独和内心对他的需要对他的爱折磨着我。我们也在战场上并肩作战,他最困难的时候我立刻去支援他,我们共同赢得了胜利。但当我独立之后,每年的七月四号,——也就是我的独立日和国庆日,在这天前后他的身体都异常虚弱,有时会咯血不止,我知道这是我带给他的磨灭不了的伤痛,所以我很抱歉,我尽量每到这个时候都陪着他,但是今年……”阿尔弗雷德的神色由骄傲变成了愧疚。

  

  “造成这样的事情我很抱歉——但衷心祝愿你们能够幸福。”黑桃Queen微笑起来,“时候不早了,我要在皇家舞会之前把你和King交换过来。”

>>>  

  黑桃King随着亚瑟到别的街上走了走,最后还是回到了刚开始的地方。

  

  “天色暗下来了,估计Queen的魔法也该起效了——再见亚瑟,别担心,美.利.坚.马上就会回来了,他从来没有离开你。”亚瑟看着黑桃King的身影一点点变得模糊,最终化成了紫蓝色的荧光消失掉了,“再见。”

  

  最后一个道别的单词说出口,阿尔弗雷德就出现了,他从神通广大的黑桃Jack处借来了一套西装,领结依然乱乱的。刚一出现,眼睛里就映出了亚瑟的模样。

  

  “亚瑟!”阿尔弗雷德紧紧地与亚瑟拥抱,似乎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轻点儿…咳……”

  

  “啊抱歉抱歉”阿尔弗雷德松开亚瑟,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对方,天已经很黑了,港口却依然很热闹,因为“烟火表演要开始啦——”

  

  黑暗的天幕顿时如同白昼,各色的焰火绽开在天际,难以言表的、令人震撼的美。

  

  这就是超.级.大.国.先生引以为豪的强大力量。(其中一半都是对亚瑟的爱嘿嘿:)

  

  —FIN.—

  【后记】

  嗨,我回来啦。当然我知道没人记得我,但是老福特涨粉太厉害啦我很受宠若【惊】——这可能就是我写这篇文的初衷。

  但更多的还是对阿尔弗和米英的爱:D

  这篇文很扯,废话也太多了,真的废话是我一生的痛。为什么我到米诞写出来的文都好渣…。但希望较去年米诞会有一些进步x

  有很多问题在文章里无法解决的,比如亚瑟为什么没有咯血?我觉得还是因为King的原因吧,他的感情没有太大的波动,回忆往事时也是极平静的心情,之前的事情也都抛至身后了,——我也不喜欢一到七月四号就不住咯血的亚瑟,描写虚弱有很多方法怎么就必须咯血呢x

  可能也有姑娘关心黑桃夫夫的故事…什么时候给黑桃夫夫写个后续吧:D

  烟火表演其实是我想大篇幅描写的情节,写之前看了好多烟火表演的视频,真的是…难以言表、令人震撼的美(我也描写不出来咯:)

  我知道这篇文还有很多很多的不足…比如标题很迷啊废话太多啊详略不当啊比较致命的就是中心不明确了——但还是希望大家看完文章可以继续爱着米英:D

  感谢你看到这里!

                                                                                                                                               千偈

                                                                                                                                         2017.07.03

评论(4)
热度(79)

© 老舟新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