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可恨都包揽

【改图】
*私设多 原著党慎

     让赵方也赶个前段时间的时髦(。)
     就不打围城tag了x

背景设定在两人在重庆的神仙日子(。),抛去其他杂事,只是他两人,情人节的小情趣。
欢迎考究党[:D]

* * *

        也是刚立了春,乍暖还寒的时节,赵辛楣每晚在自己房里生起德国小火炉办公,方鸿渐趋着暖也过来,埋怨赵辛楣怎不将这仅有的小火炉置在客厅,如此便能暖更大的一方,自己也不用委屈趴在辛楣的床上写社论;辛楣头也不回道,客厅毕竟太大,恐怕也是为难这德国来的小火炉。

        鸿渐托一托鼻上的眼镜,不便再多说,他到重庆也快满两年,倒像寓...

      钱老年轻时很经典的这张照片大概就是跟我心中赵辛楣最完美最接近的形象了。怎么讲呢,穿西装打领带,背头圆眼镜,英气又文雅,博学又自持。——只不过辛楣出身政治系,有着“一股官油子味”(哈哈哈就是特别喜欢崔季陵太太的这个形容)。
     
      好看,真是太好看了。

(私心打上赵方tag😯

背景设定在赵方两人的寒假桂林游,依然是朦朦胧胧的关系。

  完全是出于对这两人的热爱,完全模仿不来钱老文风,大概是全tag最渣,轻轻轻喷…!!

***
  

   两人到桂林时,天凉,还下着冷雨,只得匆匆到邻近的一家旅店下榻歇息。赵辛楣帮着方鸿渐把皮箱搁到房间一隅,饮了一杯寡淡的茶后饥饿随之即来,正欲下楼寻些糕饼面条一类的来充饥,唤鸿渐同去,但鸿渐却决心赖在这生了温暖的火炉的房间不走了,同时坐上床手指着那一隅的皮箱说,“我那箱子里还有一些饼干的,——虽不比当初李瞎子的那要神奇阔绰,但也足够充饥了嘛。——那辛楣我先睡了啊。”赵辛楣是绝不愿意翻箱倒柜找饼干的,还是只得兀自下楼寻些吃的。

  ...

【米英】【国设×黑桃】Focus

  Focus

  

  *大概是魔法失效的产物:)

  

  *扯 很扯

  

  *米诞就应该好好地吃糖

  

  >>>

  

  亚瑟从昨晚就没有见到阿尔弗雷德,昨晚跟其他国家还有各自的上司小聚了一下,亚瑟被告知不能多喝酒于是只能一个人坐到一边听小提琴手下打着轻柔的节拍。

  

  阿尔弗雷德穿着整齐的西装,一手端着明显被冷落了好久的酒杯“嗨亚瑟,”他找了对方好久,就用一句话轻轻带过“在这里干什么呢?”

  

  亚瑟说月亮挺好看,难得在美国看到这样清晰的月亮。阿尔弗雷德把视线送去与亚瑟的眼神重叠的地方,打了个响指“明晚会更美的,...

© 老舟新客 | Powered by LOFTER